缺钱致辽足延边双降级 心若在东北足球还会回来 第44期

2017-10-24 13:05 &nbsp作者 姜雪峰 编辑 张龙(QV0010)

2017年中超联赛,广州恒大的夺冠功臣很多都是东北人,而降级的辽足和延边都是东北球队。可见,东北足球衰落不是缺人才,而是如何留住人才的问题,深层次原因则是经济放缓的写照。人才流失让“辽小虎”变“辽病猫”,延边足球是中超一股“清流”也难掩最穷球队的尴尬,但东北足球的根基还在,不会被打垮。

东北球员蝉联中超冠军,东北球队却双双降级

中超联赛第28轮战罢,夺冠和降级悬念已提前揭晓。广州恒大提前卫冕冠军,而辽宁宏运和延边富德,分别战败提前两轮降级。有意思的是,广州恒大功臣郑智、冯潇霆、赵旭日、于汉超、李学鹏等均是东北球员,遭遇降级的两支队伍都是东北球队,再算上保级边缘的长春亚泰,可以看出,东北足球沉沦和人才流失已是不争事实。

在中国足坛的版图上,东北球队曾拥有极其强悍的战斗力量,既有“王者之师”的大连足球,也有青春激昂的“辽小虎”,既有全攻全守打法的延边足球,也有2007年中超冠军的长春亚泰。但如今这些球队不是被降级,就是挣扎在保级边缘。

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中超球员,辽宁籍高达94人,吉林籍也有37人,几乎每个球队里都有东北球员,可见,东北足球衰落不是缺人才,而是如何留住人才的问题,深层次原因则是经济放缓的写照。

人才流失让“辽小虎”变“辽病猫”

辽宁省是中国足球的“人才库”,从大连到沈阳,辽宁的足球人才是中超各队的主力军,然而,曾经的足坛霸主如今却惨遭降级,“辽小虎”宛如变成了“辽病猫”,其根源就是足球人才的大量外流。

从2009年冲超之后,辽足几乎年年都靠卖球员维持运营,辽宁也是中超转会市场中最大的输出地,但是后备人才培养速度远远跟不上卖人的速度,年年保级也就不足为奇。

人才急剧流失,直接导致球队进攻和防守能力下降。截止目前,垫底的辽宁宏运是中超进球最少、输球最多的球队,场均射门9.6次、射正3.3次排在中超倒数第一。甚至1比8惨败申花,创造当时中超历史单场最大分差。这不是辽足的真实水平,少帅肇俊哲不相信,他用坚守希望换来辽足的从头再来。

延边足球是中超最穷的一股“清流”

中超联赛是“烧钱”的游戏,没有强大的资本保障,很难在赛场持续驰骋,而这恰恰是东北足球的短板,其中,延边富德是最典型的代表。

延边是东北的一个边境小城,也是中国足球氛围最浓的地区之一,延吉市人民体育场素有“魔鬼主场”之称。不过,经济发展相对落后,俱乐部资金投入来源于深圳富德集团。但就在今年赛季中期,富德宣布暂停注资,原本不富裕的延边足球雪上加霜。“裸奔”的延边足球只能依靠中超公司的分红和前任队长崔民的转会费。在资金短缺的背景下,降级在所难免。

不过,延边足球可谓是一股“清流”滋润着中国足球大环境。延边富德是中超各队中,净比赛时间最长、跑动距离最多、犯规最少的球队,他们从不拖延比赛时间,很少与裁判争论,球风良好,曾获得中国足协公开表扬。他们踢的是纯粹的足球,是一支值得尊重的球队,但这也摆脱不了中超最穷球队的尴尬地位。

东北是中国足球的“摇篮” 根基还在不会被打垮

在中国足球联赛起步的甲A时代,东北是联赛豪门的聚集区。中超时代初期,最多有四支东北球队屹立在中超,大连实德和长春亚泰也都取得过中超冠军。但从2014年开始,东北球队就开始起起落落,一路朝着下坡走。长春亚泰、辽宁宏运几乎年年处于保级区,很多时候的保级大战都是“东北德比”。

东北足球在退步,足球人才在流失,与东北经济发展低迷是有很大联系的。也是从2014年开始,东北的经济增速放缓,反映在足球领域里就是对球队的投入逐渐减少,而足球人才就像毕业的东北大学生,冲出山海关,到了北上广深这样的大都市谋发展。而辽足“卖血求生”更把宝贵的人才推给其他球队。

但东北足球有着强大根基,振兴东北足球也应加入振兴东北经济的统筹中。盘活足球是需要依靠创新驱动发展,可以通过众筹等互联网新兴经济助力东北俱乐部好转。目前已看到好的势头,长春亚泰今年早早保级成功,后期发挥神勇,目前排在第8名。大连一方冲超成功后,又提前一轮锁定了中甲冠军,强势宣告大连足球的回归。

大连和长春作为曾经中超夺冠的城市,在2018赛季的中超联赛,这两支东北球队的目标不仅仅是保级,他们还有在积分榜上更大的追求。而跌入中甲联赛的延边和辽足,仍然还会继续坚持下去,从青训抓起,将来励志重返中超。东北足球是中国足球发展的重要阵地,是不会被打垮的。(文/姜雪峰)

往期回顾